埃及:一场没有悬念的大选

  • 文章
  • 时间:2018-09-21 15:43
  • 人已阅读

5月,埃及首都开罗街头,随处可见大大小小、各式各样印有塞西头像的选举海报和横幅。海报上的塞西虽已卸下戎装,但仍无法掩盖其军人出身的事实。

不到两年时间,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军队“少壮派”代表迅速实现了从总统的“忠实手下”到把总统赶下台的“推手”、再到一国总统的角色转变。当年穆尔西与塞西“并肩战斗”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而如今,一个已成阶下囚,一个却正要到达埃及政治权力的巅峰。

埃及最高选举委员会6月3日晚间宣布,计票结果显示塞西的支持率为96.91%,获得2378万张选票,另一名候选人、左翼政治家萨巴希仅票数约为75.7万,约为3%。埃及全部注册的选民人数约为5400万,塞西此前曾表示希望得票数超过4000万,以体现自己深得民心。

这或许是埃及普选历史上最没有悬念的大选。“总统肯定是塞西的,支持率只是个数字符号,没有任何意义。”一位拒绝参与投票的开罗市民如是说。事实上,早在塞西率领的军队推翻时任总统穆尔西的那一刻起,这个结局就似乎已经注定。但埃及的社会稳定何时到来、经济能否重振却悬而未决。

希望的火种

去年7月,塞西领导的军方以执政不力为由,强行解除了穆尔西的总统职务并将其逮捕,埃及近代史上首位民选总统在执政刚满一年之际就此黯然告别政坛。

几个月后,在穆斯林兄弟会(下称“穆兄会”)与军警的对峙中,“塞西当总统”的声音突然多了起来。街头开始出现歌颂塞西和军队功绩的标语,媒体也紧跟着大肆渲染,甚至有人将塞西称为埃及的“英雄”和“救世主”。“一定程度上,军队推翻穆尔西之后的举动意味着一部分人对强权政治回归埃及的默许,”埃及赫尔万大学政治学教授纳尔法阿告诉《凤凰周刊》,“穆巴拉克时代的埃及很少讲民主,但社会相对稳定、经济平稳发展、周边关系融洽,这些正是如今人们迫切需要的东西。”

2011年初的“1·25革命”推翻了穆巴拉克长达30年的统治,埃及人民热血沸腾,民主、公平、自由之梦似乎近在眼前。然而,穆尔西上台后忙于收揽权力,无暇顾及社会发展。通货膨胀、财政赤字、官员腐败、失业率上升、贫富差距增大????当残酷的现实逐渐浇灭希望的火种,人们的不满再次爆发。

穆尔西下台后,军方“乘胜追击”,接二连三的对穆兄会进行弹压,并迅速恢复对国家的实际控制权。就在此时,民间对社会稳定和发展的诉求开始占据上风,随之抵消了一部分对军方的不满。当埃及再一次站在命运的十字路口,一部分人开始倒向曾被他们一手推翻的强人政权。

军队作为巩固国家政权的暴力工具,在埃及深陷动荡时起到了控制局面、稳定局势的重要作用。金字塔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贾迈勒说:“社会稳定是经济发展的基础。现在埃及当局的首要任务是尽快恢复国家稳定,有了稳定才能谈发展、民生和社会公平。”在他看来,这也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支持军方打击穆兄会的主要原因。与此同时,人们需要把对军队这个机构的支持转化为对某一具体人物的“力挺”,这个人就是塞西。

“大妈粉丝团”

临近5月下旬,开罗街头的集会多了起来,绝大多数参与者都是塞西的“铁杆粉丝”,其中又以妇女居多。她们挥舞着手中的国旗和海报,在音响传出的嘈杂乐曲中左摇右摆,脸上掩饰不住喜悦和兴奋。

“塞西,英雄!塞西,总统!”忠实的“大妈粉丝团”把对塞西的支持转化为明确而有力的简短口号。在她们心目中,塞西是能够拯救埃及人民于水火之中的不二人选,自然也是唯一能够胜任总统职位的人。

这一现象在投票中也得到了验证:投票开始当天,记者走访了位于开罗南部马阿迪区五街的两个投票站。东侧的男性投票站人数稀少,随到随投;而街对面的女性投票站前则大排长队,气氛踊跃。就连在现场监督投票的工作人员阿里也承认:整体上,女性选民略少于男性,但参与投票的积极性却远高于男性。据他估计,参与本次投票的选民中,有80%左右都是女性。

“我妻子对这次投票相当有热情,” 马阿迪区居民艾哈迈德告诉记者。艾哈迈德的妻子也是庞大“塞西粉”中的一员。在他看来,这种现象要归因于埃及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埃及女性多为家庭主妇,没有经济来源,丈夫和儿子就是她们的经济和精神支柱。一旦他们在动乱中受伤或被捕,家中女性便要承受相当大的压力,因此她们比男性更渴望稳定。”

但是,即使女性选民“集体出动”,本次大选的投票率也没能达到当局预想中的效果。据埃及当地电视台报道,5月27日投票后,最高选举委员会秘书长、法官萨尔曼私下透露,投票率预计在37%左右。

“本次的投票率有些过低, 这对塞西今后的执政不利,”埃及社会经济学专家哈桑说,“等待塞西的是一个百废待兴的埃及,如果没有强大的号召力,不能赢得民众的全力支持,其总统之路将会举步维艰。”

或许出于这一考虑,选举委员会在原定投票结束的前几个小时突然宣布,将投票时间延长一天至5月28日,理由是“为更多人参与投票提供一个机会”。这个解释显然无法说服大众,质疑和批评声四起。最终,一天的延长将投票率抬升至46%左右,但仍未能超越2012年大选时52%的纪录。

无奈的选择

过去一年中,军队的所作所为为塞西积累了不少人气,但对穆兄会近乎冷酷的镇压也引起了很多人,尤其是青年群体的不满。作为三年之中两次“革命”的主要力量,青年人的诉求并没有引起当局足够的重视,反因不时受到压制。大选前夕,埃及南部明亚省地方法院先后判处上千人死刑,而罪名仅仅是因为“在抗议中使用暴力”。紧接着,法院又禁止著名青年组织“四月六日青年运动”的活动资格,并逮捕了该组织领导人。

几年动荡过后,埃及旧疾未除,又添新病——政治分裂、经济停滞、民生凋敝,社会矛盾层出不穷、一触即发。可是如今,却难找出一位既兼具智慧与胆识,又有强大号召力的领导者。人们虽然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

很多人担心,如果把塞西推上总统宝座,埃及很有可能重回军权统治的时代,同时也背离了推翻穆巴拉克时的“革命”初衷。但除了塞西,似乎也找不到更好的人选。塞西在本次选举中的唯一对手萨巴希,虽然拿出了内容翔实的竞选纲领,但长年以反对派领导人身份出现的他缺乏群众基础和政治威信,也几乎没有执政经验。

穆尔西倒台后,塞西率领的军队把穆兄会及其支持者打得七零八落,强硬果断的作风为他赢得了不少“铁杆粉丝”。这些粉丝把塞西看作救世主,对他寄予厚望。但舆论普遍认为,这是塞西的优势,同时也是软肋。背负着支持者殷切期待的塞西,如果不能很好地倾听民声、顺应民意,无法带领埃及摆脱现在的困境,那么将会很快失去民众的信任,未来或将面对又一次的全国动荡和执政危机。

纳尔法阿认为,作为一位身份颇具争议的领导人,塞西应当汲取前人的教训,避免重蹈覆辙。他指出,“1·25革命”前的很多社会问题都延续到了现在,这些问题如果在塞西当政时期得不到实际的改善,将会引发更大的矛盾。“另外,塞西应当多花一些时间来平衡政府与军队的关系,以此打消人们对‘军政府回归’的担忧和疑虑。”

三年多过去,埃及又一次迎来了军人出身的总统。对此,纳尔法阿却并不太担忧。“现在的埃及与三年前不一样了,人们比以往更清楚他们想要什么。”

“新宪法规定总统任期是4年,就算连任,塞西最多也就干8年,”中学教师马哈茂德对埃及的未来表示乐观,“我相信塞西不会成为下一个穆巴拉克,埃及人民也不会允许他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