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法院再度裁决柬泰寺庙冲突

  • 文章
  • 时间:2018-09-21 15:43
  • 人已阅读

“维持1962年对神庙所属的原判,判定神庙及周边为柬埔寨领土。要求泰方从该区域撤军,其余事宜由泰柬双方自行商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会参与协调。法庭没有必要对1962年的裁定作出重新解读。”2013年11月11日下午,荷兰海牙国际法庭宣布对柬泰边境“柏威夏寺”(Preah Vihear)领土争议的裁决。外界认为,这意味着柬埔寨通过国际法院赢得同泰国的领土争端。

事实上,国际社会是一个“平权社会”,不存在“超国家的司法机构”,因此国际法院的任何一项管辖内容都必须建立在当事国自愿的基础上。“许多亚洲国家之间都存在复杂的历史问题,很难简单说清楚谁对谁错。”知名泰国旅游家、专栏作家胡慧冲说,“然而联合国等国际力量希望用一些办法来作出结论,事实上柬泰两国也一定会跟随,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事件。”

三国军队争斗未果

这座备受争议的寺庙位于柬埔寨与泰国交界的扁担山脉峰顶,被视作是“已被轰塌了一堵墙的旧庙宇”,柬埔寨人称之为“柏威夏神庙”,泰国人则叫它“考帕威寒山神庙”,外界一般称为“柏威夏寺”。其建于公元10世纪中叶至12世纪初,柬泰历史上都宣称对该寺所属区域拥有主权,1962年荷兰海牙国际法院将该寺判归柬埔寨,但登上该寺的主通道依然位于泰国境内。

围绕柏威夏寺的归属问题,柬埔寨与泰国近百年来一直争端不断,甚至屡屡兵戎相见。从2008年至2011年5月期间,两国军队继续为了柏威夏寺周边的4.6平方公里土地发生了多起武装冲突,双方都有严重的人员伤亡,更造成数千人逃离原居住地。

2011年4月,柬埔寨再次向海牙国际法庭提出申诉,请求针对1962年裁断的柏威夏寺及周围地区的领属权作出新的诠释,国际法庭随即于同年7月裁定该地区17.3平方公里区域内避免军事存在,并决定在2013年11月11日重新诠释1962年的裁断结果。

“柬泰两国民众,甚至媒体在报道时经常错误地将神庙本身作为争执的焦点。”长期在东南亚工作的国际律师褚建富说,“事实上两国之间的领土争议,并不在于柏威夏寺本身,而是庙前的那块4.6平方公里土地。不过,柬泰两国的领土恩怨一言难尽。”

自18世纪末起,泰国一直将邻国柬埔寨作为领土扩张的目标之一。1796年柬埔寨内乱,泰国便与越南一道瓜分了柬埔寨,将俯瞰整个柬埔寨平原的柏威夏寺连同周围4.6平方公里土地直接划入泰国版图,称之为“考帕威寒山神庙”。

而法国殖民者从19世纪末染指东南亚并控制了大部分印度支那领土,不断向泰国讨要被其控制的另一半柬埔寨领土,未逞后发动了针对泰国的“河口战争”。

泰国军队对法国殖民势力一直耿耿于怀,随着太平洋战争爆发,泰国正式与强大的日本结盟为“日泰轴心”,成为亚洲仅次于日本的另一战争发动国。1941年1月,泰军向守卫柬埔寨的法军发动水、陆两路进攻,不幸又被法军击败。后又通过日军做工作,迫使法国维希政府于当年5月同意将包括柏威夏寺在内的大片领土“割让”给泰国。

戏剧般的变化不断继续。二战结束后,作为胜利方的法国重新控制了柬埔寨,再度软硬兼施地从泰国手中夺回了柬埔寨领土,柏威夏寺因泰军乏力于1946年又戏剧般地回到了柬埔寨一侧。1954年,法国殖民军队在印度支那彻底战败并宣布离开,泰军又趁机占领了柏威夏寺,并与新生的柬埔寨军队长期对垒,而后者也一直毫不相让,柏威夏寺遂成为柬泰两国两军的一个心结。

1962年,海牙国际法院将柏威夏寺判归柬埔寨,但泰国方面并不彻底认可,一直千方百计以强大的军事力量压迫柬埔寨。

褚建富表示,按照1904年2月13日法国与暹罗(泰国古称)签订的《法国-暹罗边界条约》,扁担山脉分水岭为国境分界线,据此柏威夏神庙的确位于泰国一侧;但在按照条约而成立的联合勘界委员会在勘查地图时,仅由一名法国军官具体负责勘查现今的柏威夏神庙段,而其将神庙违背分水岭原则而划入法属印度支那境内,并且没有说明原因,但没有证据表明该军官刻意涂改地图。

“当时的泰国也并非因为虚弱而无法反对,很可能是因为忽略了这一问题。”褚建富说,“对于地图本身,国际法院也表达了意见。”

首先,柬埔寨认为地图系暹罗政府因缺乏技术条件而请求法国军官协助制作,且法国军官绘制地图前经过联合勘界委员会授权,因此该地图具有法律约效力;而泰国认为地图系由法国军官单方划定,并非联合勘界委员会制定,且地图在1907年印制时联合勘界委员会已经解散,因此该地图不符合条约规定而不具有任何法律地位。

其次,联合勘界委员会会议记录等其他文件没有显示该委员会授权该法国军官代表委员会绘制柏威夏神庙周边地图,因此在该地图制定当时,不具有法律效力;但是国际法院认可勘界人员有按照地形地貌适当变更条约中分水岭原则而绘制地图,且该地图在印制160份后由法国政府呈交50份给暹罗在巴黎、柏林、华盛顿和莫斯科的政府使团,并分发于所有原勘界委员会成员。

再者,国际法院认为证据表明泰国当时的高层首脑均曾阅读该地图,而未提出反对意见。特别是当时泰国Damrong王子个人曾对勘界问题特别有兴趣并对古迹有特别的兴趣,不可能不知道柏威夏神庙被划在印度支那一侧。

最后,国际法院依据“禁止反言”的基本法律原则,以9票对3票判决寺庙归属于柬埔寨,但未对法国军官所绘地图上的所有边界问题作出判决,从而导致了后来对柏威夏寺前土地归属的继续争议。

历史恩怨现实难消

在具体划界时,国际法院还是考虑了泰国的情绪,故将边界线划在通往柏威夏寺的半山腰石梯的第186级台阶处,意味着柏威夏寺属于柬埔寨,但是通向该寺庙的通道却分属柬泰两国。但是泰国方面对此结果一直耿耿于怀,不断“寻衅滋事”。

无论从经济力量还是军事实力对比,泰国相比较柬埔寨而言明显是强国,因此有关柏威夏寺挑衅事件的屡屡出现,责任也多半在泰国,因而解决矛盾的主动权也在泰国。

“现代战争行动是国家综合实力的真实体现,如果短时间、小范围地与泰国打仗,柬埔寨也许能够应付,时间长了范围扩大了肯定要吃亏,明说就是打不过。”东南亚学者黎明勇分析认为,“两个国家都清楚这样的现实,所以冲突伊始就分别表态,即柬埔寨希望联合国等国际力量介入调停,而泰国则完全反对。”

柬埔寨深知自身劣势,因此一直希望借助国际力量来正名。2008年,按照柬埔寨政府的申请,总部位于法国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批准柏威夏寺为世界文化遗产,这样的情况激起了泰方的愤怒,泰柬军队更是多次在该地区发生交火,不过泰国军队一直没有取得明显的战斗优势。

2011年2月大规模冲突发生后,由政治强人洪森领导的柬埔寨在内政治理上超越了泰国——泰国总理阿披实不但遭受反对党和“黄衫军”要求下台的压力,还被泰国军队领导“政治问题最终要通过政治手段来解决”的推脱说辞弄得灰头土脸。由于泰柬两国的军事争执成因复杂,许多猜测也不可避免地指向了双方的国家领导人。

与此同时,围绕柏威夏寺本身也发生了许多事件。1979年越南出兵占领柬埔寨后,由于红色高棉军队被迫退入柬泰边境地区打游击,于是战火顺势烧到了泰国境内,同时有大量柬埔寨难民逃入泰国边境。泰国方面对于柬难民的遭遇并不同情,由于被迫卷入与越南军队的边境冲突,甚至将此迁怒于柬埔寨人。同年7月12日,泰国军队将大约4.2万名柬难民驱逐到柏威夏寺的悬崖上,强迫他们走下550米高的峭壁离开泰国,很多柬埔寨人在此过程中丧生。

“联合国难民署后来估计此次事件中有3000多名柬埔寨人丧生,7000多人失踪。”褚建富说,“这个事件也成为柬埔寨人心中的历史伤疤,在一段时期里他们对于泰国人的仇恨甚至超过了越南人。”

2008年7月8日,柬埔寨单方面向联合国申请将柏威夏寺列为世界遗产并获得成功,引发泰国广泛抗议,泰军随后进驻该地区并与柬军发生冲突。泰方一直坚持在该古寺周边有争议土地的实际边界划定前,应一律暂缓讨论柬方提交的任何有关柏威夏寺之管理计划,时任总理阿批实还因此让泰国退出了世界遗产公约成员国之列。随后,在《泰柬联合公报》上签字认可的时任泰国外长诺巴敦被迫辞职。同时,双方还在该地区不断逮捕对方“因为抗议等原因侵入自己领土的人”,这也增加了冲突的复杂性。

长期以来,由于两国政府的强硬态度与倾向性宣传,因此在泰国和柬埔寨普通老百姓的心目中,都根深蒂固地认为柏威夏寺以及所辖地区应该归属自己一方。泰国曼谷的一名大学教师说:“柬埔寨人一直认为他们有理由,我却认为他们一直很无赖。如果泰国因此失去了一些土地,我会感到非常伤心。”

此次裁决达成后,泰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帕拉通公开表示,国际法院对柏威夏寺的领土争端进行裁决,其结果可能会引发泰国反政府组织掀起新的集会高潮。

“引发争端的主要是泰国方面,尤其是泰国的一些军人,他们一直存在‘大泰国主义思想’。”黎明勇表示,其实柬越之间也存在大范围边界争端,但洪森从本质上说较为亲越,“因此有人认为洪森将柏威夏寺的问题做大,目的在于转移越南侵占柬埔寨领土的问题”。

国际裁决落地亚洲

值得注意的是,包括泰国、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仍然被一些西方政治学者列为“不完全民主化国家”,其主题含义是“错误建立民主机制程序”,因此往往呈现出一种不稳定状态。这些国家虽然也有选举,但是缺乏文官治国,司法独立、新闻自由和反对党权利等方面也没有足够的保障,因此这些国家的“民选领导人”反而更可能利用对外战争巧取个人的政治利益。

2011年8月,英拉出任泰国总理后,柬泰关系迅速回暖,双方同意为和平解决领土争端而共同努力。而英拉的胞兄、泰国前总理他信是洪森总理的挚友,两人关系非常密切。

“如果严格按照地图标示,柏威夏寺是属于柬埔寨的。1962年国际法院没有认定1902年条约签定后法国军官在1907年所绘地图之效力,理由是该地图不是双方授权法院处理的有效争议点。”褚建富说,“泰国并不争议神庙本身的所有权,但仍然主张法国军官所绘地图无效,并因此主张神庙前廊4.6平方公里土地所有权;而柬埔寨则主张尽管国际法院未明确判定地图效力,但从对神庙所有权的判决中可以推导出地图合法有效。”

“最好的解决之道是双方再次走向国际法院,明确请求法院判定地图效力。但鉴于泰国在法理上的不利地位,以及民众对有些不利判决可能的抵触情绪,泰国更倾向于双方谈判解决。”褚建富说。

从历史上看,不仅是泰国和柬埔寨,亚洲各国之间基本没有将类似争议提交国际法院解决的传统,依照西方传统设立的国际法院在亚洲的适用性也始终存在一定的疑问,因此一些国家往往还是习惯于通过军事冲突来达到目的,而国际法院却对此无可奈何。

据黎明勇介绍,2008年5月,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之间三个岛礁争议经国际法院裁决后,失利的马来西亚民众曾大规模游行示威,但最后双方还是接受了裁决,避免了军事冲突的发生。“日俄、韩日甚至中日之间都不太愿意将大陆架争端与岛屿问题提交国际法院,大多数亚洲国家还不大习惯遵从西方式的法律决定。”

不过,这样的情况正在发生改变。2012年3月14日,国际海洋法庭就缅甸与孟加拉国领海争端作出最终裁决,缅孟两国都表示接受裁决并愿意睦邻友好关系继续发展,尽管有媒体认为“裁决将使缅甸丧失约10万平方公里深海油气区块”。

而泰国媒体日前公布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有半数的受访者表示会接受和尊重国际法院对柏威夏寺的裁决,大多数受访者也相信,国际法院会作出对双方都有利的判决。柬埔寨和泰国政府同期表示,不论国际法庭在11月11日对泰柬边境古寺争端作出怎样的裁决,双方都会接受。柬泰两国还表示将成立专门委员会,负责向两国边境地区人民宣传海牙国际法院的判决,让人民都能深切了解判决的内容,并保持冷静克制,避免引发各种形式的冲突。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